您好,歡迎您來 安泰賽斯國際項目管理咨詢(北京)有限公司!   請登錄| 立即注冊| 會員中心| 收藏本公司 | 設為主頁

行業新聞

新能源電力市場及發達國家進入模式研究

2018/12/17

新能源電力市場及發達國家進入模式研究

盛永梅

中國電建集團海外投資有限公司,100048

 

摘要:近年來,能源革命在全球展開,能源消費清潔化、低碳化成為大勢所趨。一些能源大國的清潔能源開發趁勢而上,新興能源技術變革不斷取得進步,新能源[1]產業蓬勃發展。

各國由于自然資源稟賦條件的不同,新能源電力開發條件各異。本文以新能源電力投資份額最大的兩個板塊——風電、光伏作為新能源電力開發的主要項目類型,探討在新能源電力投資業務開發過程中進行目標國別篩選的主要原則,并著重探討了進入發達國家新能源電力投資市場的開發模式。

荒野行动plus官网:一、   全球風電、光伏發展現狀

(一)風電

荒野行动充值跑车 www.lwxkq.icu 根據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發布的《全球風電市場2017年度統計報告》,2017年全球市場新增裝機52,573MW,累計裝機容量達到539,581MW,多年來風電市場一直保持快速增長的趨勢。

image001.png
圖1—全球風電累計裝機容量
[1]新能源又稱非常規能源,包括傳統能源之外的各種能源形式,可再生能源除水電之外基本都是新能源。
 

表1—截止2017年12月全球累計風電裝機容量TOP10國家
1.png

(二)光伏發電

國際能源署光伏電力系統項目(IEA PVPS)發布了2018年全球光伏市場快照報告。報告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光伏市場繼續保持快速增長態勢,新增裝機至少98GW,同比增長29%(如圖2所示);截至2017年底,全球累計光伏裝機達到了402.5GW。

圖2—全球光伏累計裝機容量和年度增量

image002.png


圖3—全球光伏累計裝機容量(按國別劃分)

image003.png 


從全球范圍看,中國光伏裝機快速擴張,增加了53GW,印度新增9.1GW。歐洲市場正在逐步復蘇,德國處于領先地位。

根據國際能源署PVPS報告,除中國以外的全球市場光伏裝機增長率在下降。例如,美國市場下跌28%至10.6GW,但馬來西亞、菲律賓、越南和印度尼西亞在未來幾年有可能出現大幅增長。

(三)發電成本降低是新能源快速發展的主要動力

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發布的《2018新能源市場長期展望(NEO)》,2050年光伏和風電發電量將約占全球總發電量的50%,煤電占比將從目前的38%縮減至11%。根據《展望》報告,未來可再生能源在多個電力市場中的占比將顯著上升。到2050年,可再生能源將占歐洲總發電量的87%、美國55%、中國62%、印度75%。

2018-2050年全球范圍內將新增發電裝機投資11.5萬億美元。其中,8.4萬億美元(約占73%)用于風電和光伏,另外1.5萬億美元(約占17.86%)用于水電和核電等其它零排放技術。這些投資將使全球光伏裝機量增長17倍,風電裝機量增長6倍。

2018年上半年全球陸上風電平準化電力成本為55美元/兆瓦時,同比下降18%;非追蹤的太陽能光伏平準化電力成本也下降了18%,達到70美元/兆瓦時。2018-2050年新光伏電站的平準化度電成本(LCOE)將降低71%,陸上風電的成本將降低58%。

二、   全球新能源電力市場主要類型

依據新能源政策、電價政策和電力市場運營方式的不同,全球新能源電力市場可分為以下幾個主要類型:

(一)電價補貼

上網電價(Feed-in-Tariff Program)是采用最廣泛的補貼電價機制,其本質就是通過與政府機構或者有政府擔保的機構簽訂長期購電協議(合同期限一般長達15-20年),以包含對新能源額外補貼的固定價格(或不低于兜底電價)從發電廠商處購買電力。上網電價政策往往由國家出臺法律予以支撐,具有很強的可執行力。

此外,為鼓勵新能源發展,政府在制定新能源政策時往往出臺具有補貼性質的標桿電價,以促進新能源獲得持續的投資和開發。

除直接電價補貼外,還有諸如西班牙等國家采用對投資商給予一定投資回報率保證,在自由市場競價基礎上給予滿足投資回報率要求的額外電價補貼(市場溢價)。

上述種種具有補貼性質的上網電價政策在過去十幾年中有力的支持了全球新能源電力項目的開發,但補貼后的新能源電價一般都要高于傳統能源電價,需要有強有力的財政實力做背書,電價政策制定不當就會給該國政府財政帶來嚴重負擔。

全球有近80個國家曾經或正在實施上網電價政策。

(二)拍賣

隨著新能源設備制造水平不斷提高,造價成本大幅下降,為了在促進本國新能源發展的同時控制電價水平,許多國家已經將固定電價政策轉變為競價拍賣方式來確定新能源項目的電價。競標方式促進了投資商之間的競爭,要求投資商對項目開發全過程的成本具有更強的管控能力。

表2—2016年全球主要國家風電光伏拍賣情況
2.png

(來源:IRENA RE Auctions Analysis 2016)

(三)電力市場競價

該類市場的電力運行完全靠市場化交易行為,電力同商品一樣在電力市場實時競價上網。在電力自由交易市場上,當整體負荷平衡時的交易電價即為邊際電價,電力平衡時按照報價從低到高排序被調度的最后一臺發電機組也稱為邊際機組,電費收入也以邊際電價進行結算。采用自由市場競價模式的國家資源稟賦各有不同,電力市場邊際機組的燃料類型隨著系統電源組合情況和負荷變化情況而不同,水電、燃煤發電、燃油發電、燃氣發電、新能源機組都可作為系統的邊際機組。

除了常規的容量市場外,發電機組還可以參與輔助服務市場。

電力市場競價模式多為美國、歐洲、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采用。

(四)與電力用戶簽署直接購電協議(PPA)

除了與政府簽署固定電價購電協議或在電力市場競價外,許多國家電力市場還允許新能源發電商與大企業或用戶簽訂長期購電協議,協議期限和購電價格都可以在合同中說明。與大用戶直接簽署購電協議可以幫助新能源發電企業在一定時期內鎖定電價和電力銷售,規避由于政策變動或市場波動帶來的不確定性。由于與大用戶直接簽署的PPA協議規避了發電商的風險,所以電價一般低于市場價格。

大用戶直接購電協議主要在發達國家實行,部分發展中國家也有該模式。

(五)除電價外其他形式的政策補貼

1、配額制

配額制指供電商、消費者每年必須消費一定額度的綠色電力,未能完成的必須向國家支付一定的費用。為促進可再生能源開發,政府設計了要求供電商采購可再生能源電力的不同方法,其中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度(Renewables Portfolio Standards—RPS),也稱為可交易綠色證書制度(Tradable Green Certificates—TGC)是較為常見的一種。

在這一類型的制度下,可再生能源電力除了像常規電力一樣以市場價格出售外,還可以通過銷售因生產可再生能源電力獲得的綠色證書而贏得額外收入。

強制性年度配額制度的實施可保證可再生能源市場的需求,從而增強相關設備生產商和新能源生產商的投資信心,調動相關技術開發的積極性,使新能源進入良性循環的軌道。

2、稅收抵免

為了推進新能源的開發利用,許多國家或地區采用稅收抵免或其他形式的補貼增加發電商的電價收入,代表性國家是美國。

美國可再生能源發電項目的主要優惠政策是生產稅收抵扣政策(PTC)和投資稅減免政策(ITC),另外還有加速折舊的減稅收益。

稅收抵扣政策是指針對可再生能源生產電量征收的生產稅進行抵扣,是對納稅人應繳納稅額的一種直接抵消。該政策是基于1992年的《能源政策法案》,法案規定對一定技術范圍內的企業給予按每度電1.5美分的補貼,補貼水平依據通貨膨脹率進行調整,補貼期限為項目運營前10年。美國政府規定風電PTC水平自2016年起逐年降低,2020年取消。

投資稅減免政策是美國在2005年制定的《能源政策法案》中規定的支持可再生能源項目政策。根據該政策,符合條件的可再生能源項目投資額的30%可在所得稅稅基中減扣。對于已獲得生產稅抵扣的項目,不再享受投資稅減扣。根據美國政府最新政策,2016年起太陽能發電投資稅減扣比例逐步下調,2020年調低至26%,2021年至22%,2022年至10%,以后長期保持不變。

2009年《美國復蘇和再投資法案》又增加了投資項目的現金補助政策,規定一定期限內企業可在生產稅抵扣、投資稅抵扣和現金補助政策之間選擇其一。

三、   新能源消納

新能源投資收益除了與電價和補貼緊密相關外,上網電量也是決定收益水平的一個關鍵要素。與常規化石燃料機組不同,新能源在考慮收益水平時沒有與機組可用率相關的容量電價,而只有與實際上網電量相關的電量電價。因此,項目所在國別電力系統對新能源的消納能力、調度優先順序直接決定了項目上網電量的大小,決定了項目的收益水平。

為確保整個電力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保證電力發、輸、配、用實時平衡,電力系統的調節能力必須大于用電負荷的變化。系統調節能力與系統電源結構、負荷峰谷差和需求側響應能力、電網互聯互通水平、現有系統新能源占比和新能源電源地理分布、可再生能源設備的電網友好程度等因素有直接關系。在考慮進入某一國別的新能源電力投資市場前,需要結合上述因素對該國別新能源電力消納水平做系統研究。

(一)  系統電源結構

系統調節能力主要由電源調節性能決定,與電源結構相關。不同類型電源的系統調節能力差別很大。核電機組通常作為基荷運行,較少參與系統調節。凝汽燃煤機組和供熱火電機組調節性能較差。燃氣、抽水蓄能、水電等電源能夠快速啟停、大幅調節,靈活參與系統平衡。

電源總體調節性能取決于電源結構中占主導地位機組的調節能力和系統中靈活調節電源比例。

(二)  負荷峰谷差和需求側響應能力

一定時間周期內系統最大用電負荷和最小用電負荷之差稱為負荷峰谷差。用電負荷峰谷差越大,系統對新能源的消納空間越??;用電負荷峰谷差越小,對新能源的消納空間越大。

常規電力系統運行方式是發電側調整出力跟蹤用電負荷變化,發電側被動響應用電負荷要求。電力體制相對發達國家在調整用電負荷峰谷差方面多采用用電負荷需求側主動響應方式。通過需求側主動響應,達到減少或者推移某時段的用電負荷而響應電力供應(削峰填谷),從而保障系統穩定運行。

需求側響應包括系統導向和市場導向兩種形式。系統導向的需求側響應是由系統運營方、服務集成方或購電代理商基于系統可靠性程序向電力用戶發出需要削減或轉移負荷的信號,負荷削減或轉移的補償價格由系統運營方或市場確定。而市場導向的需求側響應則是讓電力用戶直接對市場價格信號(如分時電價—TOU、實時電價-RTP、尖峰電價-CPP)做出反應,相應調整電力需求。

(三)  電網互聯互通水平

 小規模的分布式新能源可以在負荷所在地消納,但在許多國家自然資源豐富地區具備一定裝機規模的新能源電廠往往距離負荷中心較遠,電力需要長距離輸送。

如圖4所示,美國風資源集中在中部地區,而負荷中心區卻遠離風電場。要滿足風電接入要求,就必須建設新的長距離輸電線路。

圖4—美國風力資源集中地區和負荷中心分布

image004.jpg


如圖5所示,歐洲的風電資源主要在西北部,水電資源集中在北部和南部,煤和天然氣資源集中在中部,而負荷中心在歐洲中西部。通過建設泛歐洲的電力輸送網絡,可以實現水電、火電和風電等不同特性資源的優勢互補、高效利用。

圖5—歐洲發電資源和負荷中心分布圖

image005.jpg

(來源:Keith Bell, 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 Scotland)

電網系統互聯互通為提高系統調節能力提供了物理支撐,提升了系統對新能源的消納水平。現有輸配電系統傳輸容量裕度越大,負載率越低,對新能源的消納水平也就越高。

(四)  現有系統新能源占比和新能源電源地理分布

在一定系統條件下,新能源占比越高,系統對新增新能源機組上網電力的消納能力一般來說會逐步遞減。但如果新增新能源機組所在位置與現有新能源機組在系統中呈逆向分布,新能源機組發電出力在電力系統中匯集后對電網波動有很大的平滑作用。新能源電廠地理分布差異越大,平滑出力的作用就越明顯。

(五)  可再生能源設備的電網友好程度

風電、光伏等新能源大多以電力電子設備并網,對電網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帶來巨大挑戰:

挑戰一:電網調節能力不斷下降。新能源機組不具備常規機組的頻率和電壓支撐能力,會導致系統有功和無功儲備減少,降低電網的頻率和電壓調節能力。

挑戰二:電網抗擾能力不斷下降。新能源的有效轉動慣量遠小于常規機組,會導致系統總體慣量不斷減小,持續惡化電網的抗擾能力。

挑戰三:電網穩定風險不斷增加。新能源發電等設備的接入,會導致電網電力電子化程度不斷提高,系統穩定形態更為復雜,同時將日益增大電網的穩定風險。

為了應對上述挑戰,世界各國積極采取應對措施,相繼出臺管理政策,制定新能源并網規程, 對新能源電站的運行管理、功率預測、并網測試、發電計劃、有功功率控制、無功功率控制、繼電?;ぜ鞍踩遠爸迷誦械茸雋訟昃」娑?。同時,新能源設備廠商積極研究新能源先進控制技術,提升新能源發電設備主動支撐系統穩定運行的能力。

以風電為例,世界各國電網運營機構在風電并網規程中為保證電網安全穩定運行除了并網檢測、功率預測之外,對并網風場主要提出以下方面的要求:

§   頻率控制:很多電網規程要求風場像常規電站一樣能夠參與一次、二次控制。頻率控制包括頻率響應、控制爬坡速率和有功功率輸出。例如,在需要的時候,要求風場增加出力、推動電網頻率上升(在低頻時提供控制)。

§   頻率響應:頻率響應是指針對系統頻率變化,調整有功功率輸出的能力。特別是在用電負荷需求低、風力大、且能提供頻率響應的帶調速器的熱電機組比較少的情況下。

§   爬坡速率的限定:一些輸電系統運營商要求限定有功功率輸出(爬坡率)的正負變化,以降低極端風力變化風場啟、停時使系統出現較大的頻率波動。而且這些要求將隨風電比例的增加而變得越加嚴格,以便使風電輸出變化不超過實行一次、二次控制的常規發電廠的功率爬坡速率要求。風場具備爬坡速率控制能力將有助于提高風電比例:風場降低爬坡速率可以方便風電入網,風場提高爬坡速率可以增加系統頻率。

§   頻率范圍:整個同步運行系統的額定頻率是一樣的,系統頻率在正常情況下保持在一個較窄的范圍內。任何計劃發電與實際用電之間的偏差將影響系統頻率額定值。如果偏差過大,頻率下降則將影響電網可靠性。為確保系統在正常情況下的安全運行,避免恢復系統頻率時發生問題,電網運行人員要求風機能在較寬的頻率范圍內與電網連接運行。

§   電壓控制:電網規程的基本要求是正常電壓范圍、正常額定輸出值下,風機連續運行,保持終端電壓恒定,電壓值在規定范圍內發生變化時仍然與電網保持連接。其他要求包括風機應提供一定比例的系統無功容量,以保證無功功率平衡。

§   故障穿越能力:所謂故障穿越能力是指當電網發生故障時,發電機能夠保持穩定,并保持與電網連接的能力。目前多個國家并網規程對風場提出了具備故障穿越能力的要求(包括高電壓穿越能力、低電壓穿越能力,中國只有低電壓穿越要求)。

在過去幾十年,擁有先進控制系統的兆瓦型風力發電機組已接入電網。現代風機通過變漿距系統、電子轉速控制系統具備主動控制能力。新的技術和創新使當今的風場具備常規電廠的功能,風場可以像常規電廠一樣提供系統輔助服務,為系統穩定、故障恢復和電壓穩定提供支持。光伏電站通過加裝并網逆變器、無功補償裝置等參與系統有功功率和無功功率控制。光熱電站通過熔融鹽儲能裝置實現電站出力的自平滑,儲能裝置還可以為系統提供額外輔助服務。

綜上所述,在新能源市場開發階段,充分了解項目所在國別的新能源并網要求,分析新能源設備選型以及風場總體設計能否滿足并網要求,是新能源投資可行性研究的一項重要內容。

四、   新能源投資國別市場篩選原則

從電力供需的角度看,鼓勵新能源電力開發的國家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本國存在電力供需缺口且具有豐富的風能、太陽能等自然資源條件,通過開發新能源電力以提高電力供給能力;第二類是本國電力供需基本平衡(或電力供給大于需求可以將富裕電力出口),為確保本國能源安全、履行氣候變化國際義務,通過開發清潔、可持續的新能源電力以實現發電側電力結構的調整。存在電力供需缺口的國別主要是不發達或發展中國家,電力供需基本平衡的國別主要是發達國家。

以上兩類國別市場對比來看,進入不發達或發展中國家發展新能源,一般要通過當地咨詢、代理,市場開發模式單一,前期開發成本投入高。其次,此類國家電網建設往往比較滯后,網架薄弱,系統穩定性差,新能源消納能力受電網條件和調度水平限制較大。

發達國家在新能源發展規劃頂層設計方面通?;峒婀斯藝?、電網建設和電力市場設計,新能源投資的政策環境、系統條件和電力市場建設比較健全完善,總體環境較好。發達國別法制健全,市場進入方式上傳統的咨詢代理方式不適用。同時,此類國別在外商投資準入、勞工準入、本地化要求方面設置了較高門檻,國別盡調和市場盡調成本較高。

選擇合適的新能源開發目標國別市場,電價、電力系統對新能源的消納能力、國產設備進入當地市場的能力和價格競爭力、平準化度電成本、國別市場可持續開發潛力是需要綜合考慮的重要因素。

(一)   電價

從電價的角度看,為新能源電力項目提供上網電價政策補貼且提供電價外其他形式政策補貼的國別是優選國別。

實行自由電力市場競價且提供電價外其他形式政策補貼的國別,如果電力市場邊際機組是化石燃料機組且燃料價格從中長期看不會大幅下跌,該國別也是優選目標國別市場。

實行新能源拍賣且提供電價外其他形式政策補貼的國別,如果拍賣政策處于起步階段且尚有補貼窗口期,可以考慮進入。

(二)   電力系統對新能源的消納能力

與常規電源投資不同,選擇新能源投資國別市場時,除了要考慮所在國別是否具備豐富的自然資源條件、是否有電價補貼或稅收優惠等政策補貼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是該國的電力系統與新能源是否兼容協調發展。

新能源電力項目收入要以實際上網電量來計算,鮮有以機組可用率為基礎的容量電價。如果該國的電力系統現狀(系統調節能力與系統電源結構、負荷峰谷差和需求側響應能力、電網互聯互通水平、現有系統新能源占比和新能源電源地理分布)落后于新能源發展所要求的規模和水平,沒有加裝儲能裝置以平滑整場出力的新能源電廠(風電、光伏)會因影響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而被棄風、棄光。在電力市場比較發達的國家,新能源機組需為滿足系統安全穩定運行要求而在輔助服務市場上為購買系統平衡服務向電力市場運營機構額外支付費用。

綜上所述,選擇新能源目標國別市場時,該國的電網系統、調度規程、電網中長期建設規劃需重點研究。

(三)   國產設備進入當地市場的能力和價格競爭力

國產設備進入國際市場除了要滿足電網接入要求的先決條件外,還要接受所在國的產品認證。除了風機和太陽能電池板出口外,許多國家對于新能源電廠的其他設備如塔筒、支架、變壓器等有本地化采購要求。國產設備進入當地市場的能力和出口到當地后的價格競爭力是選擇新能源國別需考慮的重要因素。

(四)   平準化度電成本

在采用拍賣方式進行新能源招標和自由電力市場競價的國別,當地風電、太陽能項目的平均平準化度電成本可以作為國別市場是否可以進入的一個重要參考指標。

平準化度電成本是指發電資產全壽命周期內生產單位電量成本的凈現值,成本主要包括初始投資、運維成本、燃料成本、資金成本等。

平準化度電成本=(初期投資-生命周期內因折舊導致的稅費減免的現值+生命周期內因項目運營導致的成本的現值-固定資產殘值的現值)/(生命周期內發電量的現值)

圖6—2015年澳大利亞平準電力成本(單位:澳元/MWh)
image006.png
 


(來源:Australian Power Generation Technology Report) 

圖7—2018年德國平準電力成本(單位:歐分/kWh)
image007.png
 

(來源:en.wikipedia.org/wiki/Cost_of_electricity_by_source) 

表3—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平準化電力成本歷史預測(2010-2017)
image008.png
 

(來源:en.wikipedia.org/wiki/Cost_of_electricity_by_source) 

需要注意的是在參考某個國別的平準化電力成本數據時要先對平準化電力成本計算的假設條件進行研究,在同等假設條件下或對假設條件進行修正后再將項目預計平準化成本與成本標桿進行對比。比如,2015年澳大利亞平準化電力成本是在以下假設條件下計算的:

表4—2015年平準化電力成本計算輸入條件
3.png

(五)   國別市場可持續開發潛力

電力投資項目在邊界條件一定的情況下,其經濟效益的大小主要取決于項目規模,新能源電力項目也遵守同樣的經濟規律。與傳統水電、火電項目相比,單個新能源電力投資項目裝機規模有限。選擇有可持續市場開發潛力的國別不斷增加新能源電力項目裝機規模,一方面可以通過規模增加攤薄前期開發費用,另一方面可以利用規模效益提高在當地與各利益相關方的議價能力,進一步提高整體收益率。

在選擇新能源電力投資國別市場時,以上五個維度的要素需綜合考慮,既要看到當前的現實條件,又要對各要素的中長期變化進行分析。只有充分了解把握國別市場趨勢后,才能決定是否進入。

五、   發達國家新能源電力投資市場

(一)    新能源電力投資仍為發達國家市場主導

根據聯合國環境署、彭博新能源財經出版的《2018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趨勢報告》,2017年發展中國家可再生能源投資總額1770億美元,發達國家1030億美元。發展中國家可再生能源投資額占當年全球總投資額的63%,其中中國、印度和巴西三個國家的可再生能源投資額就占全球總投資額的50%以上(中國占全球可再生能源總投資的45%,印度和巴西加在一起約5%)。除了中國、印度和巴西的其他發展中國家2017年的可再生能源投資額僅占全球10%左右。除中國外,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市場仍由美國、歐盟主導。

圖8—2017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新增投資(按區域,單位10億美元)
image009.png
 


發達國家為實現氣候變化國際承諾目標大多制定并出臺了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可再生能源電力發展目標及配套措施。從中長期來看,發達國家新能源電力投資市場仍具有較大潛力。

德國政府宣布2022年前關閉全部核電,2050年實現全面棄煤,并提出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電力消費中的比重至少達到35%, 2030年比重至少50%,2050年至少80%。根據德國政府可再生能源目標,陸上風電每年新增裝機250萬千瓦,海上風電每年新增650萬千瓦,光伏發電每年新增裝機250萬千瓦。

法國于2010年提出國家可再生能源行動計劃,提出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電力供應總量的比重要達到27%(2015年法國可再生能源占總供電量的19%),2030年要達到40%。2014年法國能源轉型法案提出能源結構調整目標,2030年法國化石燃料用量要比2012年減少30%,2025年核能發電從75%削減到50%,2030年可再生能源消費比例要提高到32%。

美國政府雖然宣布退出《巴黎協定》,該國氣候變化政策面臨一定的不確定性。對于可再生能源電力投資而言,美國可再生能源政策主要是由州政府而非聯邦政府主導,美國有30多個州政府實施了可再生能源配額制度(RPS),要求電力公司售電量中必須有一定比例來自可再生能源。 

圖9—美國實行配額制的州及其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image010.png
 

(來源: www.dsireusa.org/resources/detailed-summary-maps 

澳大利亞政府在環保和減排壓力下,分別于2000年和2001年先后通過了《可再生能源(電力)法案》和《可再生能源(電力)管理條例》,提出了新能源發展的整體規劃,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目標計劃(RET),提出到2020年實現20%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2015年6月,澳大利亞議會將2020年大型可再生能源強制性的發電目標(LRET)修改為330億度,這意味著到2020年將有23.5%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此舉將會持續推動風電和太陽能發電投資。預計到2020年,澳大利亞全國需要新增400-500萬千瓦的風電和太陽能以滿足目標要求。除了聯邦政府的2020年目標以外,大部分州都制訂定了本州的法定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表5—澳大利亞各州可再生能源發展目標
4.png

(來源:根據各州政府發布的相關資料整理)

(二) 發達國家有利于新能源并網的電力輔助服務市場更健全

電力輔助服務市場是指為維護電力系統的安全穩定運行,保證電能質量,除正常電能生產、輸送、使用外,由發電企業、電網經營企業和電力用戶提供的服務。包括一次調頻、自動發電控制(AGC)、調峰、無功調節、備用、黑啟動等。輔助服務市場是為了提高系統調節能力、確保系統安全可靠運行的有償服務市場。

如果沒有電力輔助服務市場,新能源機組出力影響到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時,會被系統運營商從系統中切除,也就是發生棄風、棄光的現象。在有電力輔助服務市場條件下,新能源發電商或者系統運營商可以在新能源機組出力影響系統穩定時到輔助服務市場上購買相應服務(如調頻、無功補償等),以有償的方式實現電站的持續運營。

輔助服務定價常常是由有調節能力的機組(如抽水蓄能、燃氣機組、燃煤機組、光熱機組,甚至是具備一定調節能力、加裝了無功補償設備或儲能裝置的新能源機組)進行報價或者采用雙邊合同的方式。在電價高于輔助服務價格的條件下,通過購買輔助服務的方式繼續維持新能源電站的運行有利于提高電站的經濟效益,減少機組非正常?;吹乃鶚?。

目前全球范圍建立電力輔助服務市場的主要是發達國家,發展中國家由于電力體制大多屬于垂直一體化壟斷,沒有建立起輔助服務市場。

(三)    發達國家在新能源電力項目融資方面更便利

隨著新能源技術持續發展,成本不斷下降,全球新能源電力投資模式也從最開始的政府補貼、政策鼓勵轉向更具競爭性的拍賣、電力市場競價或無政府擔保的企業用戶電力購買協議。電價不斷走低和無政府擔保的不確定性給新能源電力投資項目融資帶來了挑戰。

不發達或發展中國家由于法制環境相對落后,沒有政府擔保的購電協議的法律可執行力差,不易被銀行等金融機構接受。發達國家電力市場交易清算可靠性受相關法規嚴格監管,是電力市場穩定運行、蓬勃發展的基石,全球發達國家電力市?。ㄅ分?、北美、澳大利亞等)從沒發生電力市場電費結算欠費的情況。雖然電力市場清算價格有波動,但是專業電價預測機構的市場預測報告可以被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內部風險評估部門所接受,可以作為項目融資的依據之一。此外,發達國家在企業信用評級方面機制完善,具有高信用等級的企業購電協議也是金融機構可以接受的融資模式。

從融資利率水平看,發達國家由于國家風險等級較低,因而政府債券利率水平較低,以政府債券利率水平為基礎的貸款利率水平也遠低于發展中國家貸款利率。

六、   發達國家新能源電力投資市場進入模式

發達國家開發新能源項目,從選擇廠址進行自然資源評估、獲得項目建設及運行所需的全部許可和環保審批到工程建設準備就緒通常需要3至4年時間。要完成項目開發工作,需要和很多政府部門、監管機構等利益相關方打交道。作為外商投資企業,要進入當地電力投資市場通常的模式有以下四種:收購項目公司股權、收購擁有若干待建項目的當地開發商、與當地開發商成立合資公司、設立當地機構開發新項目。

針對某一目標國別究竟采用以上哪種市場進入模式,需要在正式進入前對目標國別外商投資準入要求、法律及電力監管環境、電力交易機制、項目開發潛在利益相關方等進行調研,并通過前期市場營銷、品牌宣傳、業績推介等對當地政府及相關方對中資國有企業的接受程度進行摸底,對當地新能源電力市場發展潛力和可行商業模式做初步調研。

表6對四種進入模式在市場進入速度、市場擴展能力、投資風險大小、實施操作復雜程度、核心能力要求五個維度上進行了對比: 

表6—發達國家市場進入模式對比分析

市場進入模式

市場進入速度

市場擴展能力

投資風險大小

實施操作復雜程度

核心能力要求

收購項目公司股權

收購處于待建階段的項目公司股權進行綠地投資可快速進入目標國別市場

因通過項目股權收購直接跨越了項目開發階段,所以不利于鍛煉團隊后續自己開發項目、拓展市場的能給力

投資風險主要是當地政府外資準入風險、項目本身的完工風險和成本超概風險

國別市場盡調、項目公司及相關方盡調、項目盡調及評估、外商投資審查、股權架構設立、股權收購、項目實施協議、獲取當地必要資質或許可

充分利用合作伙伴的本地化優勢整合當地資源的能力,通過商務談判規避、化解和分散風險并創造價值的能力

收購擁有若干待建項目的當地開發商

通過收購當地開發商的公司股權實現對項目資源的獲取和控制也是快速進入目標國別市場的有效方式

市場擴展能力取決于當地開發商的待建項目能否快速落地及其后續項目可持續開發能力

外商投資審查、市場壟斷審批、盡調風險、估值風險、整合風險

不同于對單一項目進行收購,收購公司還涉及企業財務盡調和企業股權估值,還涉及與原有團隊的投后整合、運營管理整合等。

對公司股權價值(尤其是待開發項目價值)進行合理估值的能力、推動待建或待開發項目迅速落地的能力、對公司本身的可持續性進行準確評估的能力、持續資金投入能力

與當地開發商成立合資公司

以成立合資公司為前提全程參與項目開發,市場進入速度較慢

有利于培養團隊本地項目全過程開發能力,在自身能力培養完成后可以結束合資企業

外商投資審查、合作方風險、投資回報周期長

交易對手盡調、合資合作協議、開發預算編制

與合資方建立良好合作關系的能力、本土化項目開發和經營的快速學習能力、資源整理能力

設立當地機構開發新項目

以當地設立的機構為平臺,雇傭當地員工,以本土化經營方式進入目標國別市場開發項目,周期較長

以本土化經營的當地企業形象更容易獲取目標國政府和利益相關方的信任和認可,市場擴展能力取決于本地員工的市場拓展能力

本地化經營與管控風險、工會風險

實施操作復雜程度取決于對本地企業是財務管控還是全面管控

本土化經營能力、合理管控能力、彈性管理能力


根據對目標國別新能源市場發展階段和后續可持續開發能力的研判,收購項目公司股權、與當地開發商成立合資公司和設立當地機構開發新項目都是可選的市場進入模式,每一種市場進入模式需針對對外投資企業在該國別新能源市場戰略發展目標和發展階段具體情況做具體分析,結合當地實際和公司要求靈活運用。

 


 

參考文獻

1.      劉寶華,王冬容,曾鳴. 從需求側管理到需求側響應. 電力需求側管理, 2005,7(5):10-13.

2.      舒印彪,張智剛,郭劍波,等. 新能源消納關鍵因素分析及解決措施研究.中國工程電機學報,2017,37(1):1-8.

3.      溫步瀛, 周峰, 程浩忠,等. 電力市場輔助服務及其定價研究綜述[J]. 華東電力, 2001, 29(11):30-34.

4.      國際可再生能源發展報告.2017/國家可再生能源中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編著.——北京:中國環境出版社,2017.11

5.      投資美國風電場.2011/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業委員會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7

換一張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